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萬花筒

三星堆再佔“C位”能否改變考古“冷”待遇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易之 2021年06月02日 15:19

  最近,三星堆再度“上新”,引發了全網圍觀。三星堆新出土的文物,關於三星堆的歷史學解讀,不斷刷新着各大新聞平台的熱度榜單。可以説,三星堆的關注度是“制霸級”的。

  其實,這已經不是考古第一次佔據輿論關注的“C位”了。近年來,良渚入選世界文化遺產、海昏侯墓發掘等考古領域的成果,都曾收穫巨大的網絡關注。

  廣義來看,由考古衍生而來的文物話題,都在我們的文化生活裏刷出了存在感。故宮跑、敦煌熱成為網絡熱詞;諸如《我在故宮修文物》之類的綜藝開始在年輕羣體中熱播;考證古裝劇裏的“服化道”也成為不少年輕觀眾追劇的樂趣所在。

  可以説,今天的考古已經不缺熱度了。剛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博物館就大秀了一波存在感。據媒體報道,4月29日,故宮博物院“五一”假期門票已經全部售罄,湖南省博物館、陝西曆史博物館門票預約也均顯示“已滿”,博物館“一票難求”。

  這當然是我們樂見的社會景觀。人總有追根溯源的天性,“發思古之幽情”是人類一種共同的心理結構,人們總愛從文物中感受歷史的脈絡。加之社會整體文化層次的提升,大眾已經具備了相當的歷史審美,考古也不再被視為一個幽深、神祕、玄遠的小眾話題。相反,它以一種更加親民的形態嵌入了人們生活的日常。整個社會的文化品位,事實上都能借由考古話題的反哺而得到提升。

  今天考古話題爆火,也離不開大眾傳播高度發達的時代背景。大眾傳播通過技術手段,不斷重新建構考古的呈現形式。或是衍生出文創產品,或是被改編成影視作品,一條條精緻的短視頻,一張張酷炫的海報圖片,考古某種程度也變成了視覺效果堆疊出來的意象。這個意象有趣、生動,充滿着吸引人的魅力。

  不過冷靜地説,考古雖然是“熱話題”,但它擺脱“冷板凳”待遇,成為物質支持更有力、人才儲備更豐富的“顯學”,依然任重道遠。

  當前,相比於悠久的歷史和廣袤的國土,中國的考古人才數量卻捉襟見肘。《中國文物報》官方微信公眾號“文博中國”在2020年11月4日刊文稱,歷年來,以能主持考古發掘的領隊數量為例,獲得國家文物局頒發“考古領隊資格”的總人數,包含退休的大體不足2000人,而常年在田野發掘一線工作的僅有數百人。考古人才缺乏,其實也是考古專業被視為“冷板凳”的一個表徵。

  2020年湖南女孩鍾芳蓉以文科676分的成績報考北京大學考古專業,此事曾引起了相當大的關注。它之所以成為新聞,恰也反映了公眾認知裏的考古專業:條件艱苦,收入有限,不是個值得高分考生選擇的“熱門專業”。

  這些公眾的認知,很多時候是片面的,但得承認確實也有其判斷的依據。筆者曾跟蹤過一些考古現場,艱苦、瑣碎、寂寞,才更像是考古工作的日常。多數情況並沒有三星堆那般驚豔的發現,很多時候就是一些碎片,甚至一個完整的物件都拼不出來。這種工作性質本身,確實構成了對“普通人”的屏障,它確實很需要發自內心的熱忱與相應的物質支持。

  現狀也在逐步改變。前不久七部門聯合印發《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工程實施方案》,其中包含對考古發掘工作的支持,並提到文物保護、考古項目中央最高可支持3000萬元資金。這些有力的支持措施,相信也有助於公眾改變對考古的刻板印象,有助於吸引更多人放下顧慮投身這一行業。

  總之,網絡上的考古熱度,如何變成現實中考古事業的支撐,還值得我們進一步探索。對於考古事業來説,熱度固然可貴,但財政力量的支持、人才資源的輸入、優惠政策的傾斜,才是更重要也更緊迫的事。

(責編:鄢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