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 >> 教育頻道

高考志願填報服務靠譜嗎

費用一漲再漲

2021年06月01日 09:47

  “考得好更要報得好”“名師指導彌補分數不足”……臨近高考,各種高考志願填報廣告鋪天蓋地,令高考學生和家長本就焦慮的神經更加緊繃。

  隨着多地高考改革落地,志願填報變得更加複雜,相關服務市場也因此更趨火爆。“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雖然費用不斷提高,一對一的輔導甚至出現了數萬元的高價,但從業人員水平和指導質量參差不齊,有的“規劃專家”其實僅僅培訓三四天就上崗了。

  1

  價格從幾百元至數萬元,隨高考臨近一漲再漲

  “機構説馬上就要漲價了,家長羣都在討論要不要趕緊買填報志願軟件。”北京高三家長張女士説。

  2021年,更多省份實行新高考政策,合併本科批次。“專業+院校”“平行+順序”等多線錄取模式,讓很多家長和考生理不清頭緒。例如,北京以院校專業組為單位,本科普通批設置30個平行志願;河北、遼寧以“專業+院校”為單位,普通類分別最多可填報96個和112個志願。

  越來越多的家長和學生願意花錢得到填報志願輔導。“每個批次可以報8個學校,每個學校又能報6個專業。選擇性更大了,但也更理不清方向了,很希望能有懂的人可以諮詢一下。”山西考生王敏説。

  5月初,記者在北京某機構舉辦的高考志願填報宣講會上看到,幾十平方米的房間裏,一百多位家長坐得滿滿的。

  來聽課的都是北京的高三家長。宣講人一邊進行相關內容的普及講授,一邊推銷機構的填報軟件。宣講結束後,有十幾位家長購買,此時的價格為600元。“本想等高考結束後看看情況再決定買不買,可是機構説那時候就要漲到近900元了。”

  北京廣渠門中學的一位家長表示,今年是北京實行新高考的第二年,志願到底怎麼報,大家心裏都沒底,“孩子班裏的好多同學都買了,買了心裏能踏實點。”

  高考前的最後投資,對於多數家長來説都捨得。北京市第六十五中學的一位家長説:“反正幾百元也不貴,買了就等於多一個信息渠道,孩子能選個好學校好專業最重要。”

  艾媒諮詢日前發佈分析報告顯示,2021年上半年通過志願填報輔導或輔助軟件獲取志願填報信息的比例為32.2%,2020年同期數據為28.2%。

  目前,志願填報軟件和一對一諮詢輔導是機構提供的兩種最常見的服務。

  填報軟件價格從幾百元至千元左右,廣告宣稱涵蓋近年來千所大學的錄取數據,可以精準快速篩選、智能推薦學校。

  一對一諮詢輔導價格從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記者瞭解到的最貴的達39800元。服務通常包括2到3次2小時的線上或線下面談,規劃師為考生出具個性化的志願填報方案或代為填報。“北京收費要高些,山東、河南的話6000元左右,規劃師從業年限越長收費越貴。”聚銘師的客服人員説。

  記者調查發現,這兩種服務的價格隨高考進程一漲再漲。以北京某機構的填報軟件為例,3月份售價500元,4月份漲價到600元,6月16日至6月25日期間購買需700元,6月26日之後898元。該機構客服人員發來的報價信息顯示,一對一諮詢的起步價也比兩週前漲了2000元,變成了最低18800元。

  2

  所謂內部數據多為“忽悠”,選擇最保守方案保證成功率

  機構提供的服務如何?

  在一些志願填報軟件的售賣網店,記者看到不少“數據陳舊”“更新不及時”“感覺是以前的信息”等評價。一位購買了填報軟件的家長告訴記者,數據參考價值不大,“很多數據都是新高考之前的,可比數據很少,真不敢按那個走。”

  據瞭解,填報軟件依靠的大數據其實都是學校官網、教育部網站和陽光高考平台上的公開信息。對於有些廣告宣稱的“內部數據”,業內人士表示是“在忽悠”。

  一家機構的從業者告訴記者,填報軟件最大的功能是把各個渠道的零碎信息整合到了一起,省卻了家長自己收集信息的麻煩。但是,最終的錄取結果和很多因素有關,哪怕分數線相同,也會因為報考人數的不同而影響結果,而填報軟件提供的只是往年的錄取數據,無法提供當年的報考數據,所以只能作為參考。

  至於動輒上萬元的一對一諮詢,“含金量”更是存疑。記者向某位“主任級”規劃師諮詢北京高考志願填報的相關信息,該規劃師給出的回覆都是河北省2021年高考志願如何填報。記者質疑其信息不準確,他沒有正面解釋,而是發過來一段某名師對新高考形勢下志願填報變化的講解視頻。

  山西2020屆考生家長王穎告訴記者,她去年花5000元購買了機構的志願填報服務,但對方給的信息在網上都能查到,而且為了保證成功率,規劃師讓孩子選擇最保守的方案,最後的錄取結果並不理想。

  多位從業人員坦言,“正常填報志願都會冒一點險,考生要衝擊一下比分數高一檔的學校。但我們的建議都會強調考生報一些確保能夠投檔的學校,以保證成功率。這樣有利於最後給家長交代。”

  據瞭解,一對一的諮詢往往包括興趣測試、性格測試、人生規劃等服務。業內人士透露,這些環節的設置是為了增加服務含量,説白了就是增加內容、時長,便於收費。“一對一面談其實只有幾個小時,能瞭解孩子多少?更何況所謂的興趣測試、性格測試也只是最基礎的問答,沒啥專業性可言。”

  中國科學院心理學教授王極盛認為,一些機構在志願填報輔導中加入的心理測評並不靠譜,“很多規劃師應該並不是搞心理研究的,分析得也不很專業。”

  3

  應對機構誇大宣傳、高收費進行監管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7月初,全國共有954家從事高考志願填報的相關企業,其中42%的企業成立時間不足1年。

  業內人士表示,高考志願填報輔導機構不同於教培機構,後者需要獲取由教育部門開具的辦學許可證,但前者只要辦理經營許可證等手續即可。

  有業內人士表示,高考志願填報諮詢服務行業尚不成熟,面對廣大考生和家長的需求,一些機構定價畸高,但是並不能真正為家長提供有價值的服務。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中國就業研究所所長曾湘泉等專家認為,高考志願填報是學生生涯規劃的重要環節,只有能力、水平都過硬的規劃師才能提供有益指導。如果考生和家長確有需求,可以藉助志願填報機構進行填報。但相關部門應加強對這一行業的規範整治,明確收費標準和監管體系,對那些誇大宣傳、亂收費的機構應加強監管和查處,保障廣大考生的利益。

  對於考生而言,信息的權威性與準確性是最重要的。有專家表示,高考志願填報市場的火熱側面反映出招錄信息在公開和整合等方面的不足,建議招生部門和高校進一步優化信息發佈的渠道和方式,加強信息整合,以更好地滿足考生和家長的需求。

  事實上,為了更好地服務考生,一些互聯網平台已經彙總了招生政策等權威信息和解讀,並免費提供智能填報志願。專家提示,考生和家長不應過分依賴收費的志願填報輔導機構,應發揮自身能動性,積極主動獲取有針對性的招考信息,綜合考慮考生的興趣、實力,理性分析,從有利於長遠發展的方面進行填報。

  據新華社北京5月31日電

  

(責編:張佩)